李晋城公司离不开人,在这里呆了几天就走了,后面两个月电话打的很勤,让赵念舟都觉出来几分小别胜新婚地味道来。

打电话也说很家常的事,比如说说我这里怎么样,再问问你那里怎么样,再不然就是问她什么时候换工作来东津。

赵念舟觉得还挺享受,这样也不错,让他一直惦记着。

这天,赵念舟休班没事做,恰好换季没有衣服穿,于是跟着同事去逛街,两人从上午九点逛到下午一点,随便找个小餐馆吃了饭,饭罢又换个个地方继续。

李晋成的电话就来了,问她:“看看你的手机上几个未接。”

她手上提着大包小包,哪有功夫应付他,只说:“逛街呢,太乱没听见,今天逛街买个好多东西,拿不过来,手忙脚乱的。”

“……跟谁啊?”

“同事啊。”

“没去相亲啊?”

“……”赵念舟有些不好意思,皱着眉说:“干嘛老是提啊……”

“这不是怕你着急嫁不出去?”

“不说了,同事叫我呢。”

她说罢就挂了电话,小跑着跟上同事,对方回头看了她一眼,笑话她:“满面春光的是不是男朋友打的电话?”

赵念舟也没有忸怩,笑了笑算是默认。

她语气有些遗憾,叹气说:“本来还想给你介绍个呢,是我老公他姨家里的,长得不错,家里做买卖也挺有钱的。”

赵念舟挑了件衣服比划,听见她说笑着敷衍了一句:“说不定人家有对象,是你们家里人不知道干着急。”

“我会跟你胡说吗?咱们都是熟人……真没有,比你小两岁呢。”

赵念舟赶紧说:“这么小啊,我可没有老牛吃嫩草的打算……”

想了想又说:“我喜欢年龄大一点的,二婚不二婚的不计较,关键是人要吸引我……”

她又举着衣服转开话题:“这件怎么样?在咱们家里穿是不是太张扬了?”

“看着是挺好的……穿上试试看,试试又不要钱。”

赵念舟点点头,让服务员挑了一件合适的尺码就拿到试衣间去试。

出来的时候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了一下。

同事说:“这个好这个好,买下来吧。”

服务员跟着撺掇:“这个款式里头这个颜色卖的特别好,比较趁肤色,不过我还没见过穿上比你好看的人,就像专门定制的一样……”

赵念舟左右看了看,一言不发地换下来也没说买不买,走的时候服务员追着问要不要包装,她煞有介事地说:“本来打算买的,你说卖的好就算了吧,卖的好说明买的人多,穿出去容易撞衫,虽然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吧,可是那也太没面子了。”

服务员这么巧舌如簧的人被她这么一说,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接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远同事才说:“这么好看干嘛不买啊,津南这么大也不一定就撞衫吧?咱们出不起定制的钱,就得丢的起撞衫的脸。”

赵念舟拉拉她,摇头说:“刚才看了看吊牌,老贵了,我不舍得。”

同事惊讶,笑说:“你还缺钱啊?平时挺大手大脚的啊。”

她实话实说:“我是存了几个钱,但是回来后也花的差不多了,我还想过几天辞职回东津市呢,一辞职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下个工作,要是手里不宽裕我心里没底。”

“你要回去啊?”

“嗯。”

“因为男朋友在哪?”

“也不是,本来就想回去发展。”

“你男朋友什么样的人啊?我还没见过?”

“普普通通的一个老男人。”

同事脸一板,好奇问:“多大啊?”

“三十……”

赵念舟话还没有说完,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是条短信,她以为又是李晋成,赶紧拿出来一看,是银行过来的。

关于钱的事她更小心了,忙点开看——

有人给她打钱,钱不算多,也就一万块。

赵念舟愣了,仔细想了想,最近没有该进的账啊。

同事看出来她不对劲儿,问:“怎么了啊?”

“没事没事……”赵念舟收起来手机,想了想又说,“我去打个电话,你等等我。”

她走到店铺外面就直接给李晋成打电话,看样子他今天不忙,响了两声就接了。

“怎么了?”

“你给我打钱了?”

“多少啊?”

“一万。”

“兴许是谁跟钱有仇吧。”

赵念舟一听就明白了,皱着眉说:“你干嘛给我打钱啊?”

“你们那小破地方逛一次街撑死也花不了多少吧?就算是花的完,我猜你也舍不得。”

赵念舟就听不得他瞧不起自己老家,语气轻蔑地怼他:“那可不一定,你买支一块的雪糕非要给一百人家也没意见啊,不信给我一个亿,看看我能不能花完!”

“我可跟钱没仇,你怎么不给我一个亿?”

赵念舟抿了下嘴,有些敏感地说:“你这样我觉得像要包养我,毕竟你干包养得事应该干得比较顺手。”

“谁这么寒碜人花一万就想保养?”

赵念舟叹了口气没说话。

李晋成笑说:“我以为你刚才那意思是要钱。”

她收了笑,心里有点不舒服。

“怎么不说话?”

“我觉得跟你这种年纪的人真有代沟。”赵念舟有气无力地说。

“那咱们更得深入地多交流几次。”他把‘深入’两个字念得稍微有点重,别有深意。

这个时候这么说,她就更有点别扭了。垂着眼敷衍了几句就挂了。

再接着逛街就没趣味了,只好打道回府。

接下来几天李晋成还是像往常一样隔三差五打电话,只不过她心里总觉得空落落地不得意。

可能也是一开始就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心里总小心翼翼地,要真是普通单身情侣一般,她心思也不会这么细密。

指不定男朋友不给钱还会张嘴要。

这天,李晋成说来津南出差,她心里还是蛮期待,两人好多天没见,到了酒店肯定先要*痛快淋漓一番。

事罢,李晋成搂着她问:“辞职地事怎么样了?”

赵念舟沉默了一阵,抬起头老实交代:“我还没交申请。”

李晋成眉头皱起来,语气不善:“感情是我剃头挑子一头热?”

她憋了这么些天也有些忍不住了,咬牙说:“没回津南的时候我对这里一万个看不入眼,现在在这里小半年了又觉得也不错,生活节奏慢,也没有诸多竞争压力,关键是我爸妈都在这里,我心理上满足……我要是回东津呢,就相当于重新开始,虽然说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自己以后的发展可是更大一部分原因是,是因为你。女人到了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如果还不能找到一份可以安定下来的工作是很危险的……我二十七了,公司有意给我升职,现在辞职多少是在冒险……你,你总要拿点诚意来吧?”

李晋成听她头头是道忍不住笑出声来,点头表示赞同。

赵念舟躺回去,心里还扑通扑通地直跳……最后这话,是不是太厚脸皮?

正在她面红耳赤尴尬不堪地时候,李晋成拉着她的手说:“我结婚两次离婚两次,虽然我不在乎,但是外人眼里也确实丢脸,我要是再婚,肯定是不想离得了……这事我们俩都得慎重考虑一下。”

赵念舟点了点头,觉得这话说的比较中肯,比甜言蜜语让她安心。

他又说了句:“首先我不会委屈晓晓。”

这句话她也不意外,早就知道的事。

“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跟晓晓相处一下,多去我家走动走动。”

她说:“这也不是一厢情愿地事。”

“……这一年她懂事多了。”

他说完眼里地沉痛一闪而过,抿着嘴没再说别的。

赵念舟有点心疼他,翻过身抱住他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会上心……”

“辞职了来公司吧?”

“你实在需要我就去,要是单纯让我去就算了,我想自己找。”

“有合适得吗?”

“工作很好找,只要不眼高手低。”

李晋成点了点头,胳膊在她腰上用力箍了箍,笑说:“再负距离交流一下?”

赵念舟脸一热,躲也躲不开。

……